242009

今天,在一个论坛看到这么一篇文章。虽然确实比较长,但是看了之还是决定转过。。。
这么一个深圳男人,他在吃了很多苦后,好不容易熬成了一名“白领”,成了别人眼中的“成功者”。但通过7年打拼,在让他艰辛地攒下10万元钱的同时,也熬出了他一身的毛病。如今,为了治病,他不但花光了这10万元钱,同时爱情也没有了,工作,也要泡汤了。

深圳的盛夏,见证了我最初的苦与累

1996年7月,我从西安美术学院工艺美术系毕业后,直接来到深圳创业。在校其间,我曾学习过很多平面设计的技巧和方法,梦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为一名出色的设计师。谁知,世事难料。当我在人才市场奔波了半个多月后才知道,原来“应届毕业生”在招聘者眼里简直就是“无知和浅薄”的代名词。为了生存,我不得不先到上海宾馆附近的一家叫“恒利”的广告公司做了一名业务员。

那时,正值深圳的盛夏,我拿着公司的价目表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闯。在三个月试用期里,我每月只有300元底薪。可以想像,在深圳这个高消费的城市里,kao300元来养活自己是一个什么概念。40天过去了,我连一单广告也没拉到,不禁心急如焚。

一次,我贸然闯进罗湖口岸附近的一家杂志社,却被前台小姐拒之门外。一个要进,一个不让,在这拉拉扯扯的争执中,我们的嗓门都越来越大,但她最终没能拦住,我一下子就冲进了正对面的会议室。正在主持会议的一个中年男子连忙站了起来 ,惊奇地问我:“请问你是……”我平抑了一下心绪,答道:“我是恒利广告公司的,想同 您们洽谈一下贵社的印刷问题……”

事后我才知道,这个中年男子正是杂志社的刘总,他不仅宽容了我的鲁莽和不敬,还笑称我是“初生牛犊不怕虎”,但他话锋一转又接着说,他们的印刷业务早已被别的公司代理了。刘总大约从我沮丧的眼神中明白了一切,让我第二天中午再去找他。

在这位好心刘总的帮助下,我终于在他的一个客户那里拉到了第一张小单。接着,我又陆续拉到了一些小单子,基本上可以解决温饱了。但我一刻也没有放弃做设计师的梦想,我常在稍有空闲的时候,偷偷溜到设计部,看公司的那些“*梁柱”们如何在电脑上改改画画。有时看到他们设计出来的那些毫无创意的作品,说真的,我打心底里不服气。

1996年10月的一天,我在去收客户的剩余款项时才发现,那家公司不知何时搬了家,负责人的电话也停机了,而我们公司则规定在每月的20号以前,必须结清上月所欠的广告款。只有两天时间了,我想尽了一切可行的办法,依然无果。20号那天,我果断地做出了一个决定——自己东拼西凑了近3000元钱主动补上了这个窟隆。而以前公司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时,业务员一般都是百般抵赖,甚至一走了之。这件事不知怎么被公司的齐总知道了,他又重新翻看了我的简历,加上设计部经理的大力推荐,我于是成了公
司的一名设计师。

终于可以干自己喜欢的工作了,我暗暗发誓,一定要做出一番成绩,一定要对得起重用我的老板。为此,我不惜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工作,甚至在文案设计时遇到的一些不起眼的细枝末节也是再三斟酌修改。这样不到半年,我就脱颖而出,成了公司的主力设计师,月薪涨到了4000多元。
都言高薪好,谁解其中苦

高薪带来的自然是高强度的工作。每天早上,当闹钟把我从睡梦中惊醒时,我极不情愿地起床,用冷水猛冲一把脸,然后坐在摇摇晃晃的车上,再抓紧时间眯上一阵子。在办公桌前一落座,繁忙的一天就开始了,根本没时间去吃早餐。

公司的效益越来越好,业务量也越来越大,比起我刚做设计师那会儿,公司的规模起码扩大了一倍,在深圳的广告界也是响当当的。做为公司台柱子的我,也倍感自己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。有时候为了一个创意,我常常在电脑前一坐就是几个小时。慢慢地眼睛开始流水,眼角发涩发疼,我总是使劲揉一揉,或者跑到洗手间里用冷水洗一 洗,感觉眼睛舒服些了后又开始忙活……

由于常常不吃早餐,到了上午10点多钟的时候,肚子就开始唱“空城计”,我只有拼命地喝水来暂缓饥饿。到了吃中饭的时候,肚子却不饿了,何况有时单子很急,为了加快进度,我常常是一边扒几口快餐,一边手点鼠标开始下一步的工作。时间一久,我感觉胃常常发酸发痛。

有一次,我们接到深圳交警大队的一个单子,对方要求很简单,就是在画面上画出一辆小轿车,旁边写上几个大字:“交警提示您:过马路要小心!”当得知对方的主创意图之后,我觉得这样的警示非常老套,根本不足以吸引行人的眼球。当我打算亲自跟交警大队的负责人分析一下利弊时,对方经办人却一直很固执地拒绝,并声称这是领导的意思,照他们说的做就可以了。我诚恳地要求对方一定来一趟,对方经办人被我的敬业精神所打动,终于来了。我把自己的创意仔细地讲给他听,我说,我们可以用一个在高楼俯视的角度往下看,画面上呈现的是错综复杂的立交桥、川流不息的车流和密密匝匝的人群……这样的情景,在无形中仿佛在提示大家:遵守交通规则,爱惜自己的生命。当我把这番话给他讲解之后,他频频点头,紧皱的眉头也在悄悄舒展,最后很果断地一拍桌子说:“好,就按你说的做!”

那天晚上,我一直在电脑前坐到凌晨4点才把整个图片设计完毕,然后又制作出一个初稿。等把一切都整理好,天已经亮了。我趴在电脑前,想好好地休息一下,怎奈可能是大脑运转得过快了,头痛欲裂。好不容易有了点睡意,一闭上眼又总是被莫名其妙的噩梦惊醒,吓出一身冷汗。

后来,这批广告牌在深圳的各个主要路段都有设置,画面不突兀不生硬,但显现出极强的震撼力。不久,交警大队的那位经办人特意打来电话,说感谢我的付出,近来行人乱穿马路的现象明显减少,交通事故也有所下降,而且领导还夸奖他办事得力呢。接到他的电话后,我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
这个时候,我的工资已涨到了6000多元,可是我却感觉不到丝毫的轻松和快乐,我甚至没有时间去花这些钱,每天都是过着宿舍——公司两点一线的单调生活,基本也没有周末,连陪女朋友逛逛街都成了一种莫大的奢望。对此,女友抱怨连天。

我渐渐变成了个嗜烟如命的人,由以前的一天一包发展到后来的一天三包,像吸
毒品一样上了瘾,仿佛没有了烟就没有了灵感。

2000年的4月,我们接到了一个国内知名品牌的手机广告,是做一个大型的喷绘,设计要求也非常之高。由于客户一定要赶在“五一”黄金周之前安装到位,所以这个单子就成了一个特急单。加之其利润非常可观,老板已给人家立下了军令状,保证要
做快做好。

因这时我已升为首席设计师,所以全体设计师都在我的带领下投入了战斗。想要求我的部下加班加点,我一定得以身作则,所以他们可以轮流休息,而可怜的我则总是陪着他们加班。我困了就拼命地喝咖啡,结果整整三天三夜都没有合眼。直到现在我想起来还非常后怕,真不知当时是怎么支撑下来的。

那时,我已经感到自己的脑子总像不够用似的,老是忘事,记忆力大不如前。我常常自嘲自己是未老先衰。

有一次,公司的齐总谈了一个近百万的大型楼盘广告,对方也很有诚意同我们公司合作,只差签合同这最后一道关了。恰在此时,齐总在国外留学的女儿出了车祸,他不得不飞往大洋彼岸。第二天,他就打来了越洋电话,说那家房地产公司要举办一次大型酒会,答谢各界人士,让我务必代他去赴宴。

那天下午,不知是什么原因,下班时我已经把老板千叮咛万嘱咐的事忘到了九霄云外。到晚上9点多钟的时候,我才突然想起,大事不妙,金世纪花园还等着我去赴宴呢!这可怎么办,人家让7点准时到的啊……

结果可想而知。那家房地产公司说我们不守时不守信,合同的事就此泡汤。为了此事,老总大发其火,狠狠地批评了我。

老总大约也觉察到我有些心力交瘁,不久,他大度地准了我一星期的带薪假,我欢天喜地地让女朋友也请了假,准备带她到海南三亚去看看“天涯海角”,也算是我对她的小小补偿。

谁知,就在我们去旅游公司咨询的时候,公司的电话来了,说又接到了一大批墙体广告,人手不够。没办法,去三亚的事也黄了,害得女朋友差点要跟我分手……
攒下10万血汗钱,却买不回一个健康身

在广告公司工作的这几年里,无规律的生活方式已经像一个恶魔侵蚀了我的整个身体。由于我几乎没吃过早饭,所以胃疼起来简直是没完没了。

2001年10月的一天早上醒来,我突然感到身体像被掏空了一样,没有一丝力气。我睁开眼,摸了一下额头,才发现全是虚汗。我勉强支撑着要去上班,却只觉头重脚轻,走路仿佛在踩棉花。我赶忙请假到了市人民医院排队、挂号、检查,可是反反复复折腾了一上午,看了几个专家门诊,那些大夫都说我没病,只是因为劳累过度,身子太虚了,要我平时多锻炼多注意营养。我在心里暗暗庆幸,拎着医生给我开的一些补药走
了。

从此,我开始注意自己的身体了。什么男士营养液、复合维生素和澳洲羊初乳,我吃了一瓶又一瓶。只要我认为好,再贵的营养品我也毫不犹豫地买回来。我意识到自己已经处于“亚健康”状态了,我自然不希望它向疾病那一方发展。

繁琐无聊的工作还是一成不变,只是广告业的竞争更加激烈,这也要求我们做出更出色的设计,还要有最合理的价位。此时又升职为设计部经理的我没有一天不是在搜肠刮肚想着对策,一些难度较高的设计还要我亲自cao刀。我越来越感觉到腰酸背痛,脖子好像也伸不直了。到后来,我常常是一手扶着腰部,强支着脖子,把自己的创作意图口授给其他设计师,让他们在电脑前cao作。
营养品吃了不少,可身体并没有什么改善,我的失眠倒是越来越严重了。有时为了休息得更好,我10点不到就爬上床了,可是折腾到半夜两三点也没有睡意,吃安定也不见好;便秘虽然没有了,但却变成了腹泻……经常,我自己爬到6楼的宿舍时,已经是大汗淋漓、气喘吁吁……

公司除了齐总就是我的职务最高了,可以说我是一人之下,百人之上。近两年,齐总基于我的才干与贡献,年底又让我参加了公司分红。因为老板这份厚爱,我更加对工作尽心尽力,不敢有丝毫的懈怠。结果这样强撑着,我的身体越来越吃不消。

2002年春节刚过,女朋友坚持让我到医院做一次全身检查。为了不负她的一片苦心,我再次去了市医院。这次检查可不得了,病历上写得满满的:脑神经衰弱、血压偏高、腰椎肩盘突出、支气管炎、肾虚、胆结石还有牙结石……天哪,离上次来医院不足半年的时间,怎么这么快就由量变到了质变?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敢相信这是真的,看着病历上密密麻麻的笔迹,我呆住了,旁边的女友早已泪流满面。

那天,我共买了3000多元的药,因为女朋友执意让医生开最好的进口药,她认为这样我的病才会好得快些。此后,我每个月的药费大约都在5000元以上。但因为我的工作依然要不停地做下去,所以我的身体还是在不停地垮。

2002年9月,我依照医生的建议,做了胆结石手术,花掉了大约1万多元。经过一个月的调养,我身体恢复得还算可以,于是又重新回到公司,披挂上阵了。我力劝齐总重新提拔一个设计部经理,说我实在有些力不从心了。可他却一直拖着,说是别人没有那个能力,说我只要在最后把把关就可以了。他这么说,我也只好硬撑着。

身体垮了,难堪的是我连一个真正的男人也做不到了。我和女友已同居了一年多,但现在自己在过性生活时越来越不行了,常常是勉为其难,并且时间很短,做完之后,自己的腰部痛得厉害。为了保持精力,我们常常是将近一个月才过一次性生活。开始的时候女友心疼我,没说什么。时间一长,她的抱怨越来越多,常常骂我是个窝囊废,不是个男人,让她这么年轻就要守活寡。后来在一次房事后,她抱怨着说,你这么没用,就不怕我在外面找人。我讪讪地说,我相信老婆是爱我的。然而,让我做梦也想不到的是,时隔不久,她竟果真跟一个男人跑了!原本我们准备在2003年“五一”期间结婚的,现在却一切都黄了!

身体垮了,女朋友也飞了,万念俱灰的我在工作上再也找不到当初的激情了。搞我们这一行最怕的就是丧失原创力,我的这种状态越来越让老总感到不满。终于有一天,他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里,把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大‘信封’放到我面前说:“赵毅,这两万元钱你收下,我看你近段时间状态不佳,你知道我这是私营企业,拖不起,你拿这些钱回去好好休养一阵子,什么时候恢复了,我照样欢迎你回来!”

我怎么会听不出老板话里的意思呢?我黯然收起了这些钱,默默地回到办公室整理我的东西。看着自己桌面上熟悉的一切,我突然掉下泪来……

这几年,我手中已攒了10多万元钱,本来准备在深圳先付个首期买套房子,如今,为了调养身体,一年多来,钱已被我用掉了一大半,购房计划落了空……这段时间,我常常对着夜空问自己,自己苦拼了这么多年到底是为什么呢?!别人都说有付出就有回报,而我又得到了什么?

当我看完之后,心里真的像是被什么触动了一样,虽然我们现在的生活没有主人公这样的劳累辛苦,但也比他好不到哪里去。一切设计师的真实写照都在里面。很多设计师不到中年就已经是很多毛病,都说设计这行好,可是,真正知道这里苦的人又有多少。所以,无论如何,请设计师们,要注意自己的身体,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。也希望设计行业能早日有一个好的行业道德规范,让设计师能有和正常的休息日,不要经常的加班,这些也同样需要老板的理解,客户的理解。一再的催稿催出多少设计师的辛酸。

Posted by 郑州布朗德品牌设计 Tagged with: